如何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把一个相机系列销量卖到一百万台?

以下文章来源于江户川光学精机研究所 ,作者还没

江户川光学精机研究所

时代背景是事物的一部分;任何事物不能脱离时代背景独立存在。

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相机产业发展期,一款相机卖多少台才能算是畅销机型?当时一家日本相机工厂的月产能大概在几百台到几千台不等,如果能够卖出大几千台就已经是畅销款,产量上万的话就更值得谢天谢地了。

那么一百万台呢?即便让现在的网络器材评论家、键盘摄影器材专家穿越回去担任当时日本光学、佳能这种相机品牌高管也未必能做到。

=====

如何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把一个相机系列销量卖到一百万台?

RICOHFLEX iii的广告

好了,主角是理光的RICOHFLEX系列。1950年RICOHFLEX iii上市,1957年该系列机型销量破百万,是历史上第一款销量破百万的相机系列。同期产量甚至一度占据了日本相机总产量的一半。注意是日本所有类型相机总产量的一半,“所有”、“全部”、“ALL”!

这台相机看上去不怎么招人喜欢对吧?弥漫着低端和廉价感。没错,这款相机就是廉价。

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是双反相机的爆发期。战争刚刚结束不久,因为双反相机结构简单,易于生产,没有专利壁垒,很多企业选择从这里打入市场,理光也是如此。市场上一下子涌出几十个品牌的双反相机,差不多英文字母从A到Z都排满了。

不过品牌虽然丰富,但是产品千篇一律,几乎都是那套解决方案里面套出来的,以至于现在我认相机时最头疼的就是当时日本的双反。

那么问题来了,除了“我们能做什么相机”之外,“民众需要什么样的相机”这一点有人考虑吗?战争结束后相机企业需要发展,咬紧牙关生产两三万日元的相机投入市场,但同时民众也不富裕啊。理光就是看到了这个空挡,推出了当时仅售6800日元的RICOHFLEX iii,仅相当于当时当时大多数双反相机售价的四分之一。

压缩成本是要付出代价的,RICOHFLEX的成本是从哪里省出来的呢?

如何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把一个相机系列销量卖到一百万台?

RICOHFLEX结构

首先从这款相机的机身框架十分简单,几乎没有复杂曲面,完全依靠几块金属板拼接而成。

如何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把一个相机系列销量卖到一百万台?

RICOHFLEX的可拆卸片仓

机身内部结构胶片仓也采用了可拆卸的一体的模块化结构,对于组装工人的技术要求和生产时间成本明显降低。

如何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把一个相机系列销量卖到一百万台?

Ricohflex的对焦模式

镜头没有采用常见的机身调焦推进前面板直进对焦,而是取景镜头和对焦镜头外圈做出齿轮相互咬合,对焦时联动推进。

早期机型只有四挡快门速度,分别为B门、1/25秒、1/50秒、1/100秒,之后的几款也仅仅多了个1/200秒。

这么廉价的相机应该不太行吧?别看它虽然便宜,但是该有的也都有了,日常使用完全没有问题。

RICOHFLEX的镜头是三片三组结构,中低端双反的标配。80mm f3.5也是当时的标准规格,没有缩水。而且最神奇的是,售价如此低的相机的镜头还有镀膜,对于这种低端机型来说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。

Ricohflex系列最后一款机型RICOHFLEX holiday于1956年底推出,先后共推出7款机型(仅计算6X6中画幅机型)。这系列中不同机型之间的大多数零件都可以互换。RICOHFLEX holiday上市之后,这一系列机型的售价甚至被压到5000日元以下。

=====

这么牛逼的机器是谁搞出来的?

如何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把一个相机系列销量卖到一百万台?

藤本荣

设计师藤本荣原来在小西六(后来的柯尼卡)就职,后来被挖到了理研光学。战后设计出的这个爆款RICOHFLEX,让公司赚到盆满钵满。理研光学的创始人,也是当时的社长市村清叫来藤本,想让他升任公司董事。但是藤本却和市村社长说“我来不了这个。”

理应如此,日本企业在提拔员工入经营管理层时,员工一定要“难堪大任”等等装模作样推脱一番,最终表示勉为其难愿效犬马之劳。这是一个标准流程。谁不愿高升呢?

市村社长觉得藤本也是如此,便再三邀请。但藤本还是那套,“我真来不了这个!我就愿意当技术员。”藤本是真的不愿意上去,他真的愿意在一线做技术工作。市村社长了解他的心意之后赞不绝口,“藤本真汉子也!”

藤本退休后离开了理光,到了一家音响公司做技术顾问。但是刚刚换地方不久,旭光学(宾得)的创业社长松本三郎就打听到了这个消息。天天跑到藤本上班的路上堵他,请他到旭光学再施展一番,然而最终藤本还是婉拒了松本。

=====

如何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把一个相机系列销量卖到一百万台?

优衣库曾经推出RICOHFLEX联名款UT

如果让我评选历史上最值得纪念的十台相机,一定会有RICOHFLEX。贵、精良、高科技、划时代这些特点等于“好”没有错。但首先相机是给人用的,让更多的人接触写真,有机会使用相机记录,将写真文化更快更广的传播出去,这就是它的意义所在。

当然了,我是不会去用这款机器就是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